欧拉拉super努那

更瘦的东家!!!

专注瘦东20年😁😁😁😁😁😁


不虚此行C2

       凌晨三点才迷迷糊糊地入睡,伴随着窗外风声呼啸而过的痕迹。

       第二天梳洗起床,和一起合宿的姐姐打照面,认识了来到上海的第三个朋友,林燕。马尾辫挂在脑后中等偏瘦纤细的身材,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有点浙江女孩子的典型标配表现。她告诉我们锅里有她煮好的粽子可以吃,我回以微笑表示感谢。

      这雨一点也真是没懈怠的下了一天,我呆在家里补落下的综艺节目。到了晚上,我老舅说一会儿去小海家吃饭,去了才知道俩家原来挨得那么的近。

       进了屋,是一居室的样子,小海女朋友在厨房忙碌,活脱脱一贤内助,我仔细又小心的观察她的样子,不高也是白皙纤细的模样。头上戴着很流行的洗脸时的发带。脸上带笑热情地招待我们坐下。

       一开始总是会有些拘谨,他们问什么我们回答些什么。电视里放着最新的侏罗纪公园给了我们逐渐热络起来的话题。我们沿着电影情节发展的轨迹开始热聊,小严的脑洞大开,讲出一些天马行空的衍生情节来,我们发出颤抖的笑声,像是温柔的春雷敲打热闹的小巷。

          菜上桌了,真是惊讶他们俩的创造力,小小的四方桌子被一盘一盘的菜品填满,红烧鱼,辣椒炒肉,绿得发亮的蔬菜,外卖小龙虾放在当中,好不漂亮的菜品风景。了解才知道,小海是擅长做菜的,红烧鱼是他的拿手料理,之后常来他家吃饭才知道南方男人的好手艺之说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我是不擅长吃海鲜的,小龙虾在我们家那里更是难得吃到的美味。他们吃得大快朵颐,小严更是吃得欢快,拿起一只掐头去尾,藏在狭窄虾壳里面的嫩肉在她的操作下唾手可得。和生长在江浙地带吃虾熟练的她相比我吃小龙虾的吃相就逊色不少。我动作缓慢且笨拙,比葫芦画瓢模仿他们的吃法,稍稍让我有些囧迫。

        饭吃的很愉快,之后我们就专心看电影。流连在搞笑片子和恐怖片上,笑声和讨论声在不大的屋子里流动。时间也随时我们的热度更加努力的奔跑,近12点我们才悻悻离开。都是有意思的朋友所以整个过程都很开心。

        很多事情来不及思考,就这样自然的发生了,在丰富多彩的路上,注定经历风雨。他们漫步在我的人生里。

 

 

 

 

 

哎呀 好好笑2333333

老干部笑了一脸褶😂😂😂😂

我被帅了一脸血😲🍭🍭🍭🍭

瘦瘦的老靳尊是好看的紧啊

kkw眼睛里藏了星星✨都是戏!

不虚此行C1

 我是七月十号到达上海的和小严一起,去之前就被预告了东南沿海一带会有台风过境,却也没回头的把出行的日子定在十号。我去上海,百分之百是因为我妈在我耳朵旁叨唠,你问我没有是什么事是你真正想做的吗?上大学之前我有,上了一年我迷茫了。但我想挣钱,不想闲着。内心的渺小让我怯弱,我搭了个作伴的,我想我们是平等的关系,在十号晚上10:22和台风一起在上海粉墨登场。

 

我和老舅在动车上一直微信保持联系,到站出站。我们都紧握手中的手机,然后目光如炬。我行动灵活我让小严跟紧我,但我眼神不太好也走了几条的弯路,找到老舅的那一刻,才明白天涯之大救命稻草的含义。 老舅只比我大十岁,叫老舅不是因为他老了而是我长大了。老舅和我每年过年才能见到的样子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身着工作服脸上挂着疲倦,昭示他从单位风尘仆仆的赶来。一番寒暄我们仨拖拽行李开始出站。没想到出站才是真正的大一盘棋,只好步步为营。

 

在上海虹桥站的打车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人潮把我们推向另一个人潮,排队等打车的人似一条长龙张牙舞爪,我们仨在人龙队伍中穿梭寻找捷径,来来回回三四趟,说了无数声抱歉,让一让。结果当然是然并卵。老舅的手机上的微信一直没闲着,我知道B计划马上就要实施。我们从虹桥站的一个出口先出来,呼吸到了第一口来自魔都的空气。我给小严解释到:是我老舅的朋友打了的来接我们回家去。出来后才发现外面飘了小雨,我们边躲着雨坑闪着四轮“悍马”受着长龙车队的堵车煎熬。坐上了小海的救命的车。坐上车我扶首向他们感叹魔都的进口都那么难,他们都笑,我也笑,月亮也笑。

 

我们认识了来到上海后的第一个朋友小海。

 

伴随的士在路上疾驰我和小严哈欠连天。车内言无声,车外雨如泪。我瞪大眼睛看着我能看到的上海夜景,房子美,马路没,路灯也美,亮着的都美的不行。说不上我当时在咀嚼着什么样的感受,可能劳累压倒了一切。

 

最终能躺在床上回想的时候兴奋激动忐忑才才像涛涛黄浦江水灌满了我,冯唐的公众微信号在凌晨发了一条推送,是一首诗,里面有一句话:“你说已经出发了\已经在路上了\就只能向前。”一直反复敲打我。

 

-TBC-